原创《孟子笔记》---141

admin

原标题:《孟子笔记》---141

孟子曰:“伯夷,现在不视凶色,耳不听凶声。非其君不事,非其民不使。治则进,乱则退。横政之所出,横民之所止,不忍居也。思与乡人处,如以朝衣朝冠坐于涂炭也。当纣之时,居北海之滨,以待天下之清也。故闻伯夷之风者,顽夫廉,胆幼有立志。

伊尹曰:‘何事非君?何使非民?’治亦进,乱亦进。曰:‘天之生斯民也,使先知觉后知,使预言家觉后觉。予,天民之预言家者也;予将以此道觉此民也。’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妇有不与被尧舜之泽者,若己推而内之沟中,其自任以天下之重也。

柳下惠,不羞污君,不辞幼官。进不隐贤,必以其道。遗佚而不仇,阨穷而不悯。与乡人处,由由然不忍往也。‘尔为尔,吾为吾,虽袒裼裸裎于吾侧,尔焉能浼吾哉?’故闻柳下惠之风者,鄙夫宽,薄夫敦。

孔子之往齐,接淅而走;往鲁,曰:‘迟迟吾走也。’往父母国之道也。能够速而速,能够久而久,能够处而处,能够仕而仕,孔子也。”

孟子曰:“伯夷,圣之清者也;伊尹,圣之任者也;柳下惠,圣之和者也;孔子,圣之时者也。孔子之谓集大成。集大成也者,金声而玉振之也。金声也者,起条理也;玉振之也者,终条理也。起条理者,智之事也;终条理者,圣之事也。智,譬则巧也;圣,譬则力也。由射于百步之表也,商用车其至,尔力也;其中,非尔力也。”

这边孟子表彰了历史上三个比较严害的人物,方针不是爱戴他们,而是爱戴儒家祖师孔子,用了衬托孔子的远大。孔子是最远大,但是相通他的远大与这三幼我根本迥异,望似孟子讲的条理显明,吾认为还有值得商榷之处。伯夷这幼我太清,有点不食阳世烟火。孟子讲:伯夷在商纣王的时候,他住在北海之滨,以期待天下能够清明。因而,听到伯夷这栽风范的,痞顽的人也会变得高洁,怯弱的人也会竖立志向。这个清晰有揄扬成分,等到武王登基,天下宁靖之时,伯夷居然不为国效力,不为民谋福,而选择饿物化在始阳山,孔子即使是赞许他的节操,但绝对不会效仿的,这清晰违背孔子全力挺进,不可为而为之的思维。倘若天下人都学伯夷如许,那天下真是个大题目,能不克存在在这个地球上都是个大题目。

孔子有伊尹的先知预言家的能力,但是不具备伊尹的政治能力,伊尹能够在桀属下任务,也能够在成汤属下任务儿都能保全本身,收获本身,这个从孔子的通过来望,孔子是做不到的。孔子也绝不会弃身而救民。

柳下惠的能屈能伸,孔子也有,不过孔子的能屈能伸异国表现在政治生涯中。孔子在鲁国从政五年,最后以战败而告终,他异国想柳下惠那样不息留在本国,期待下一次的机会,而是勇敢政治对手的报复而率学徒周游列国,以憧憬遇到三皇五帝那样的君王而辅佐他们,怅然欲速不达,游历十四年之后,照样回到鲁国。

孔子的远大是毫无质疑的,但是他的历史地位并不是他活着的时候形成的,而是后来的儒者们绑定帝王之后才有的。


Powered by 清远市俏亏名车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18 版权所有